保险信用将有“红黑名单”

2019-11-22 作者:理财保险   |   浏览(181)

信用是现代经济的基石,也是保险业赖以生存之本。

图片 1

遗憾的是,保险业在信用体系建设上比较落后。即便2015年原保监会出台了《中国保险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指出了信用体系的滞后之处,包括:

一直以来,保险业销售误导、惜赔拖赔、骗保骗赔等现象,让保险的诚信意识和信用水平偏低屡被诟病。近日,中国保监会和国家发改委联合印发了《中国保险业信用体系 建 设 规 划》,按照规划,保险行业将要建立一个统一的信用档案,并针对从业人员和消费者的不同行为设立“红黑名单”。记者冯云云

“统一的信用记录制度和平台尚未建立,信用信息共享机制有待加强;

保险信用体系建设 仍有较大的空间

保险征信系统和信用服务体系尚未形成,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尚不健全,信用体系的市场治理功效有待发挥;

据了解,近些年来,国内的保险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一直在开展,也取得了一些成效,比如建立了保险机构和高管人员管理系统、保险中介监管信息系统、全国车险信息共享平台、财产险承保理赔信息客户等。

保险诚信意识和信用水平偏低,销售误导、惜赔拖赔、弄虚作假、不正当竞争、骗保骗赔等不诚信现象依然存在等”

不过,与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消费者的期待相比,保险业信用体系建设仍存在较大差距,如行业信用信息系统建设滞后,统一的信用记录制度和平台尚未建立,保险征信系统和信用服务体系尚未形成,为此,中国保监会和国家发改委日前联合印发了《中国保险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以期做好保险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

同时规划提出了保险信用制度体系三步走计划:

据了解,《规划》的核心内容被概括为“两大领域”“三大建设”。其中,“两大领域”是指保险商务领域和保险政务领域,对于如何提高商务诚信水平,《规划》分别从产品开发、保险销售、保险服务、资金运用4个方面进行阐述,此外还从坚持依法行政、发挥诚信建设示范作用、加快守信践诺体系建设3个方面对加快推进保险政务诚信建设做出了安排。“三大建设”是指制度机制建设、信息系统建设、诚信教育与文化建设。

即2015年做基础准备工作;

按照保监会和国家发改委的规划,到2020年,保险业信用体系建设要达到三个方面的总体目标。第一,保险业信用制度体系、信用评价基本规则和标准体系基本建立,保险业统一开放的信用信息系统和覆盖全行业的征信系统基本建成,保险信用服务体系比较完善,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全面发挥作用。第二,保险服务明显改善,市场秩序显著好转,保险商务诚信、保险政务诚信建设取得明显进展,消费者和社会满意度大幅提高。第三,行业诚信意识普遍增强,诚信文化建设扎实推进,保险信用环境明显改善。

2016年-2018年全面推进工作,要求保险业各类信用信息数据库和共享平台建设基本完成;

建立保险业信用档案 守信失信行为将登“红黑名单”

2019年-2020年,保险业发展的信用环境得到根本改善。

刚刚出台的《规划》中,最引人瞩目的当属建立“红黑名单”的提法。

从全国来看, 2015年,国家发改委按照《国务院关于印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的通知》要求,建立了全国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与此同时,蚂蚁金服信用分等各种社会信用或者准信用系统纷纷出现。

记者了解到,保险业信用体系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对此,保监会也表示,当前最迫切要做的工作有两项,一是建立保险业统一信用信息平台,根据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部际联席会议要求,各行各业都要对企业、个人的信用行为进行记录,纳入信用信息系统,并进行交换、共享和整合,形成一个完整的信用档案。保险业将着手建立涵盖保险机构、保险从业人员乃至保险消费者的信用记录,并依托这些记录,对保险机构和从业人员进行信用评价。

经营诚信的保险业至今依旧没有出现一套完整的保险信用体系和系统。是搭建保险信用平台难度太大,还是条件不具备时机未到?

二是健全守信激励失信惩戒机制,保险业自身加强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建设,建立保险业“红名单”“黑名单”制度和市场退出机制。

我们先看看政府和一些商业组织是怎么做的。

提及针对信用记录建立的“红黑名单”,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所谓“红名单”,就是加大对守信行为的表彰、宣传和支持力度,对诚实守信的保险从业人员在资质认定、职业发展上实行适当倾斜政策,对诚实守信的保险消费者通过价格机制等措施实施适度优惠政策。

公共信用信息平台是集合所有政府信用资源的超级平台

而所谓“黑名单”,就是把失信行为“晒一晒”,对失信行为进行惩戒。具体来说,就是制定保险业信用基准性评价指标体系和评价方法,完善失信信息记录和披露制度等,有了黑名单,市场自然会用脚投票。

什么是全国公共信用信息平台?

不过,在谈到具体有哪些“红名单”,哪些“黑名单”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要在具体实践中不断建立和完善,各地保监局也可以根据当地实际需求来确定本辖区的红黑名单。

汇集各政府部门、各地方提供的信用信息共享目录和信用信息,实现跨部门、跨地区、跨层级的信息交换和共享。现已归集信用信息超过107亿条,连通42个部门、所有省区市和50家市场机构,并与国家人口库建立了信息核查与叠加机制,形成了法人和非法人信用信息数据库以及个人信用信息数据库。

同时出台了《关于加强和规范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规范联合激励惩戒对象的认定、共享、奖惩、修复、退出和保护等机制。

不难看出,这个超级平台已经覆盖了所有登记在国家各部委和各省市政府中的个人信用信息,从基本信息到失信信息,从违法犯罪记录到行政处罚记录,从水电费欠款到交通工具套票,基本覆盖了全国人口。

目前来看,国家发改委正尝试与商业机构开展合作,丰富各自的信用数据库,比如国家发改委2016年与蚂蚁金服、2018年与滴滴都签订协议共享信用信息。这也为保险业建立信用数据库提供了很好的典范。

有舆论认为:

央行个人征信中心收录8.8亿自然人,对接的金融机构超过2000家,掌握着大量的金融数据,优势明显;但是央行的征信信息目前主要只限于查询,较难和外部机构在数据交互和融合层面进行运用。

商业信用平台已经成为社会信用体系的重要补充

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是一家商业信用评估及信用管理机构。

天猫、淘宝拥有大量的电商交易数据,蚂蚁金服运用这些数据及云计算技术芝麻信用对客户的购买行为习惯及经济实力进行分析评估,呈现个人的信用状况,包括了信用历史、行为偏好、履约能力、身份特质、人脉关系等五大维度。

腾讯的腾讯征信则是另一种特点,基于腾讯的互联网社交网络,通过社交数据对于个人进行信用评分。

同时,前海征信、同盾科技等机构也纷纷推出信用分或者准信用分。

这些商业信用平台对政府的公共信用信息在社交、电商、金融交易等方面进行了有效的补充,并通过先进的数据模型和技术进行信用评估,为保险业的信用平台建设又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保险业要建立多元归一的信用信息平台

由此可见,基于各方开放的态度和数据源的不断完善,保险业建立信用信息平台的条件基本成熟,已经可以从应用层面考虑对保险企业、保险从业人员、保险个人和企业客户进行信用评估乃至评分。

因此,保险业有必要建设以保险业内数据为主,与公共信用数据和商业信用数据深度结合的信用信息平台。

从路径来看,可以建立全国统一的保险信用平台,但是保险涉及的行业很多,特点又各不相同,建立全国统一的保险信用平台难度很大且不一定能够满足保险业复杂的需要。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保险信用将有“红黑名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