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旭利二审称受威胁而伪供 检方撤回其妻证词

2019-09-18 作者:股票基金   |   浏览(146)

  基金经理“老鼠仓”案二审

  每经记者 徐皓 发自上海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谈佳隆︱上海报道

  5月23日,轰动一时的原知名基金经理李旭利 “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一案二审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因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明星基金经理原交银施罗德投资总监李旭利案广为市场关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相对一审的最大不同是,辩方提出李旭利受办案人员威胁诱供,因此以非法证据为由申请排除李此前作出的有罪供述以及李妻袁雪梅的证词。

  此案的判决不仅关系李旭利的命运,也关系着“老鼠仓”这一基金业顽疾能否通过判例得以震慑。

  法院在听取证词后,对于排除李旭利有罪供述的申请不予以支持,而李旭利妻子袁雪梅的证词也被检方撤回。

  在此前的一审中李旭利被判决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4年,罚金1800万元人民币。同时,对其违法所得人民币1071.57万元予以追缴。因不服一审判决,李旭利申请上诉,并在二审时更换辩护律师。

  至于宣判时间点,上海高院预计在两周左右会有结果。

  5月23日上午9点30分,李旭利涉嫌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二审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庭开庭。《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李旭利当庭进行了翻供,并指出其因受胁迫而认罪的诸多细节。

  检方:或调查证词取得过程/

  辩护律师欲推翻“有罪”供述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庭审现场注意到,与一审不同的是,李旭利的辩护律师已由朱有彬变为朱明勇。朱明勇抓住一审时有关李旭利通话细节证据缺失的漏洞进行辩护,因此双方就“是否受到办案人员威逼利诱”展开交锋。

  “他憔悴了,不再是风光无限的明星基金经理,而更像是一名屌丝。”现场一名基金从业者薛冲(化名)说,他来听庭审完全出于对李旭利精神上的支持。

  辩方表示,李旭利曾在一审时表示,“接过袁雪梅的手机与李智君通话”这一情节系被迫编造,事实上,李旭利从未与李智君通过电话,而且不认识李智君。

  23日9点刚过,庭审现场的旁听席已经坐满了媒体记者和相关人员。

  此前在一审证词中,李旭利曾供述:2009年4月初,李智君多次打电话劝妻子袁雪梅买股,但被袁拒绝。2009年4月6日晚李智君又致电袁雪梅提此事,李旭利恰好在旁边,因此接过电话。李智君在被拒后仍然劝说李旭利用账户资金为营业部做交易量,李旭利建议:“那可以买一点大盘金融股,比较安全,流动性好。”李智君又问:“买一点是什么概念?”李旭利答:“就二、三百万股吧。”

  “李旭利上诉是因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对证据认定不公。”李旭利案二审辩护律师、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周泽在法庭上为辩方观点定了基调——无罪辩护。

  辩方表示,李旭利之所以编造相关情节是受到经侦人员称要羁押其妻子的威胁,称办案人员以“韩刚案”(首例因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获刑的基金经理)时羁押其亲属为例对他进行警告。同时也受到许春茂案影响,希望以较好的态度被判缓刑。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辩方主要通过击破检方在一审中提供的一系列证明犯罪事实的证据链,包括李旭利对自己涉嫌犯罪行为的供述、李旭利妻子袁雪梅的相关笔录等方面来做无罪辩护。

  因此,原本不认罪的李旭利在被经侦人员威胁后认罪,此后又多次修改口供。当时,袁雪梅和李智君不承认相关情节,但在办案人员要求下,李旭利才写纸条和留下录音给两人,劝说配合取证。

  “如果公安在取得李旭利自供犯罪笔录和李旭利妻子袁雪梅的相关笔录被法庭认定为非法的话,整个案件就有可能翻案,这是我们二审辩护的核心问题。”李旭利案二审辩护律师、北京中关律师事务所刑事业务部主任朱明勇这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检方则否认存在非法取证,并请出当时主要的两位侦查人员出庭。两位侦查员阐述了抓捕和审讯李旭利的经过,否认有威胁要羁押李旭利妻子的情况,称李旭利在经过办案人员思想教育后,主动进行了有罪供述,同时李旭利为缩短侦查期限,主动提出给李智君写信,后来又写信给袁雪梅让其劝说李智君。

  值得关注的是,在法庭上,检方虽然坚持不排除所有有罪供述,但是却认为李旭利妻子袁雪梅的笔录不再适合作为本案证据,因此决定予以撤销,不再作为本案指控所用。

  但与此同时,检方也表示,对于袁雪梅证词的取得过程,“后面内部可能还要调查”,并表示,由于“对袁雪梅的证词存在不同认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提请撤回袁雪梅的证词。

  检方在一审中曾认为,根据袁雪梅的笔录及相关证据佐证显示,时任五矿证券深圳华富路证券营业部总裁助理的李智君曾与她通过电话,而李旭利则接过袁雪梅的电话并通过李智君购买了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股票。

  法庭:不能证明刑讯逼供或胁迫/

  事实上,该份笔录证据一直以来被检方视为认定李旭利是否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的核心。

  对于证据合法性问题,法庭认为:不能证明办案人员有实施刑讯逼供或胁迫等行为,李旭利的供述是其自行叙述形成,对于排除李旭利有罪论述的申请不予以支持。同时允许检方提出撤回袁雪梅证词的申请。

  整个案件中,李旭利的自证有罪一直是检方最为有利的证据,如果李旭利根本不认识李智君,也没有和李智君沟通购买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股票事宜,那检方指控的李旭利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的犯罪事实和证据链条就很可能崩塌。

  此后,双方又就证据的真实性和关联性进行质证。辩方主要论点是:对李旭利定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同时对于李旭利行为的定性也存在问题。辩方认为,对于支持核心事实 (李旭利是否与李智君通话指令其买股票)的证据缺失,袁雪梅证词被撤回,而李智君的证词模糊,且无法联系到此人出庭作证。

  公安审讯被指存在串供嫌疑

  检方观点则完全相反,其主要证据除了李本人供述外,还指出了李旭利一贯行为(2005年~2008年有“老鼠仓”’行为,买卖股票49只,获利3000多万元)以及交易行为的密切关联度 (李旭利两个控制账户分别买入工行、建行股票10分钟后,李旭利对所管理基金下了交易指令买入工行、建行)。

  2012年11月23日,上海市一中院一审判决的重要依据之一是李旭利对涉嫌所犯罪行的供认。

  与一审时情况类似,控辩双方对于交易对象是工行、建行这两只超级大盘股是否存在通过基金抬轿子的“老鼠仓”行为,双方也各执一词。

  然而,在二审过程中,辩方律师则认为,李旭利对于所谓犯罪事实供认的证据取得是“非法的”,这就把矛头指向了公安经侦部门。

  李旭利:这次是被冤枉的/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李旭利二审称受威胁而伪供 检方撤回其妻证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