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奕老鼠仓事隔一年现形 招商基金规模少增200亿

2019-09-13 作者:股票基金   |   浏览(187)

  □本报记者 易非

  洪偌馨

  该来的总是要来。9月6日下午,招商基金前副总经理杨奕被爆涉“老鼠仓”已进入司法程序。此时距他从招商基金离职已是一年有余。当晚7点30分,招商基金在招行大厦28楼会议室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总经理许小松等公司高管出面向记者说明相关情况。

  9月6日,尽管已经到了晚间9点,位于深圳招商银行大厦28层的招商基金和29层的博时基金[微博]依然灯火通明。两家相邻的基金公司均因基金经理涉“老鼠仓”事件而气氛有些异样。

  这是一次沉重的会面。“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非常痛心,对投资者表示深深的歉意。”许小松的表情很沉痛。他介绍,去年4月,招商基金收到对杨奕涉嫌“老鼠仓”的举报信,基于审慎经营和对投资者负责的原则,招商基金迅速暂停了杨奕的业务权限,对其进行强制休假,并于3个月内对其进行了劝退,“但这块石头一直压在我心里。”

  在“沉寂”一年后,招商基金原副总经理杨奕离职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6日晚间,招商基金总经理许小松在记者见面会上对杨奕离职始末做了详细说明,并对此前传言的杨奕涉嫌“老鼠仓”一事进行了正面回应和确认。

  许小松任职招商基金总经理已有两年时间。两年来,在这个会议室,他多次见过众多财经媒体,每次都是神采飞扬地谈他的投资团队战略,谈他的阿尔法追踪器,以及招商基金的营销中台战略。他似乎要将他在南方基金、国联安十余年的管理心得和梦想在招商基金悉数加以实现。

  而就在同一天的下午,中国证监会通报了博时基金原基金经理马乐“老鼠仓”事件一案调查的最新进展情况,并宣布对博时基金采取责令整改六个月,暂停受理和审核该公司所有新产品、新业务申请等处罚措施。

  但这一次,他显得有些疲惫,痛心疾首的神情不时出现,给人感觉是一个向前猛冲的战士突然被后面打了一枪。“这件事情在很大程度上会对招商基金的品牌形成冲击。”他忧心忡忡,“另外,一些保险机构因为有严格规定,一旦基金公司出现‘老鼠仓’等不良事件,将会无条件进行赎回。”

  “老鼠仓”浮出水面

  许小松担心的这两条在之前出现“老鼠仓”的基金公司都体现得非常明显。但他看起来很有些不甘。因为杨奕去年4月被强制休假之际,其管理的基金专户业绩已有下滑迹象,实际上是后续接手的杨渺等专户基金经理才将其业绩重新做了起来。

  上周五晚上八点,刚从机场匆匆赶回的许小松略显疲惫。尽管杨奕已经离职一年,但对于招商基金而言,随着前明星基金经理涉嫌“老鼠仓”事件的曝光,及其所带来的余震仍不容小觑。

  这两年,招商基金的发展速度相当突出,其资产管理规模由两年前的580亿元跃升至现在的1160亿元。如果没有杨奕一事,许小松在国联安基金[微博]三年将资产管理规模翻了三倍的故事可能又会重演。

  据许小松介绍,2012年4月,公司高层及有关部门接到了一封关于杨奕的匿名举报信。出于审慎经营以及对投资者负责的原则,招商基金及时采取措施,并对杨奕展开了调查。

  作为招商基金总经理的许小松,确实是怕队友成为潜伏的“深海”,这实际上是所有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的梦魇: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突然就像杨奕这样的爆发了,然后,整个公司用信誉和未来发展为其买单。

  “当时第一时间对他采取了限制权限和强制休假两项措施,并向监管部门做了汇报。”许小松表示,2012年8月杨奕正式离职以来,不管是公司内部,还是证监局、审计署、稽查大队等外部机构都已经先后多次调查、取证了。

  在与业内人士的交流中,记者了解到,对于“老鼠仓”这种事件,其实处罚不可谓不严厉;对于投资人士的监管,无论是内控还是外部监管,也都非常严格。今年年初在招商基金专户总监杨渺办公室的采访过程中,头顶摄像机始终在转动,这在旁人看来,其实与坐监并无区别。但尽管基金公司不断加强内控,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始终有人逾越红线。某大型基金公司数年前被爆出“老鼠仓”后,公司总经理当即气愤地表示,“我是把窗户都封上了,但他还是要从阳台往下跳,这确实就没办法了。”

  尽管调查已经持续了一年,但许小松表示,目前并没有收到对于杨奕涉嫌“老鼠仓”事件的核查结果。与之对比,博时基金原基金经理马乐涉嫌“老鼠仓”事件从案件曝光、取证调查,再到检察院批捕、证监会处罚,不过短短两个月时间。

  这种无奈之情,许小松也有。在见面会上,许小松透露了招商基金的近期做法,“现在我们每个员工都要去营业部开证明,要证明其没有任何证券账户。”这种做法更像是一种整肃风纪的表态,因为从中国基金业近年来“老鼠仓”的情况来看,已经很少有人用自己或直系亲属的名字开户。保证券账户、伞形信托等众多新形式,使其隐蔽性越来越强,直让人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之感,给基金内部稽核部门、监管部门更是提出了全新的课题。

  一位招商基金工作人员表示,迟迟未有调查结果,可能是因为案情比较复杂,并且现在高科技手段越来越发达,“老鼠仓”的操作手段也越来越隐蔽,调查取证的难度也日益增加。

  正是多次强调、严防死守还出现这种事情,基金公司高管往往非常恼火,招商基金更是表现出一种零容忍的态度。2012年4月接到举报信后,尽管彼时的杨奕在招商基金位高权重,被视为专户投资明星,但招商基金对于杨奕的处理仍然非常重也非常快。招商基金也迅速向有关部门进行了汇报。

  据该工作人员介绍,杨奕2003年8月进入招商基金,历任研究员、投资经理、公司副总经理,主要负责专户业务的投资工作。在此前招商基金的5个社保组合中,杨奕负责的有2个,分别是股票型、混合型产品。此外,杨奕还管理其他专户产品。

  招商基金并不能去打听杨奕的案情,所以在见面会上,就案情本身并无过多交流,很多时候大家流露的是对杨奕本人的惋惜之情。在座的财媒记者不少人多次采访过杨奕,都很认可杨奕的投资水平。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最终因无足够的定力去应对,从精英之巅到如今身陷囹圄,确实值得基金业界警醒。

  招商基金专户资产投资部总监杨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杨奕离职前,他拥有管理自己组合、客户关系维护以及审批其他基金经理投资三大权限,“而他自己的投资审批权则是交由他人审批”。

  杨奕事件留给基金界的,可能还有更多的思考:严查“老鼠仓”是必须的,但基金公司的投资需要创新思维,一旦管理过于严格,文化过于拘谨,基金经理就会变得束手束脚,不求业绩领先,但求平安无事,这就会倒向硬币的另一面,对于基民亦是不利的;另外,基金经理可以买卖股票后,在找到能够涨十倍的tenbagger之后,用自有资产投资,而为了避嫌,公募基金的资产绝对不碰这种牛票。如果这样,对于基民也是一种伤害。

  因“老鼠仓”少增200亿

  从更深的层次来看,“老鼠仓”的频发,实际上是这些基金经理契约精神的缺失。基金经理代客理财并收取费用,就应该恪守诚实守信的义务,客户利益高于管理人利益,连杨奕这样的业界明星都涉嫌“老鼠仓”,更可见中国基金业多么需要强调和培养契约精神,“这才是最终解决‘老鼠仓’事件频发的根本。”许小松郑重地说。

  尽管距离杨奕离职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但事件的影响以及招商基金所面临的考验或许才刚刚开始。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杨奕老鼠仓事隔一年现形 招商基金规模少增200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