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租房率高达60% 政府出新法限制房租上涨

2019-11-05 作者:房产   |   浏览(64)

图片 1

在人均收入较高的德国,住房自有率仅为40%,租房率高达60%。德国政府从没有把房地产作为拉动GDP增长的产业来经营,而是把它视为社会福利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政府一向是采取行政、法律和市场相结合的手段调控房地产、抑制高房价、遏制房租上涨。

今天,你的房租涨了吗?和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大都市比,北上广深房租这点小涨幅,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开头。随着城市吸引力上升,房租往往也会上升,有时候还会超过大多数居民的工资水平。

德国重新修改的房屋租赁法从本月起在柏林地区生效,旨在限制不断上涨的房租,修改不利于租房者的条款,给柏林租户带来福音。但舆论同时认为,用法律手段限制房租只是一种消极的方法,大城市的房租上涨只有通过建设更多的廉租房才能解决。

纽约从三四十年前就开始和高房租斗智斗勇。随着战争难民和东欧移民的大量涌入,西欧居民也饱受房租暴涨之苦。不管是纽约伦敦还是东京巴黎,大都市租房难且贵原因是相似的:可负担房屋供应量远远落后于增长人口的需求。

德国房屋租赁法实施多年,它对租客的权益有详细的规定,严格限制出租者任意涨价或者找借口将租户“扫地出门”。例如,该法规定,出租者无权将现有租户赶走,租金上涨幅度3年内不得超过20%这一上限。如果出租者提高房租的幅度超出法律规定的上限,租户有权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将判决租金上涨无效。这种稳定的租赁关系,让很多德国人可以安心地住在所租房屋中。

然而,不同城市的解决之道差之毫厘,我们就挑纽约、柏林和东京这三个典型来看看,为保持城市活力、降低中产和低收入者的生活成本,城市管理者都做了什么,最后又导致了什么结果?

然而,近几年来,德国大城市房租一路走高,2008年至2014年之间,租金最高的慕尼黑每平方米价格已经从12欧元上涨至14.2欧元,汉堡的租金也从每平方米9.8欧元上涨至11.3欧元。柏林是德国经济比较落后的大都市,其房租起点低,但在柏林成为德国首都后,越来越多的德国人迁徙到此,使得柏林住房出现严重短缺,最近几年租金的上扬幅度最大,从2008年的每平方米6.9欧元一路上涨至2014年的12欧元。作为柏林的老租户,根据相关法规,房东很难大幅度提高房租,而现在流入柏林的人数增加,房东可以趁新住户进来前重新商议租金,从而大幅提高房租。对于快速增长的房租,老百姓怨声载道,柏林有多起因房租上涨过快而进行的示威游行。德国政府也认识到,必须采取措施限制房租的上升。但联合执政的联邦政府对如何限制房租上涨分歧很大。一部分人坚持认为,进一步限制房租是对私有财产支配权利的侵犯,也有悖市场经济规律。而大多数人则认为,住房和租房应被视为保障民生的基础产品,因此有必要采取强硬或非市场手段进行干预,以保障社会稳定。由于执政党内两种意见僵持不下,从2014年到2015年,新房屋租赁法草案几经修改,直到今年3月6日租房法修改案才在德国议会最终通过,名曰“限制房租法”。

纽约:和高房租斗智斗勇几十年

“限制房租法”与之前相关法规的区别在于:首先,新法对房租上涨限制得更加严厉,此前的旧法规要求对于老住户,3年内涨幅不得超过20%,而新法规要求3年内租金涨幅不得超过10%。新出租房屋的价格应该按照各地政府的“指导价格”,超过这一价格的20%,算是违规行为,房客有权将房东告上法庭,索回超出部分。新法考虑到很多老房为适应节能环保要求而进行了改善(如安装外墙保温、更换新的卫生间设备及采暖系统等),此类房屋允许适当提高租房价格。新法还对租房市场进一步规范。在德国,如果有人通过中介找房子,作为租房者要向中介商支付两个半月房租的中介费。新法规定,谁委托中介出租房屋,谁就要支付中介费。这样就大大减轻了租房者的负担。

租房环境

联邦司法部部长马斯在议会通过重新修改的房屋租赁法后高兴地说,新法通过的那天“是德国租房者幸运的一天”。据有关部门统计,德国现有约500万套出租房,实施新法后,将有40万租房者受惠,每年可为他们减少约8.57亿欧元的支出。但这种强行限制租房价格上涨的做法却打击了建房者投资的积极性,而只有建造更多的住房才是从根本上抑制房租增长的长远途径。所以德国议会规定,该法律有效期仅为五年,是一种为解决房租上涨的燃眉之急的临时措施。另外,新房屋租赁法并没有采取全国一刀切的做法,各大城市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确定该法律的实施时间。今年6月1日只是柏林地区率先实行。

纽约有77%的家庭住租屋,平均收入的60%要用于支付房租,除去税务和医疗保险要用掉的30%,家庭可支配收入几乎所剩无几。

在德国,由于流动的就业市场与房屋租赁市场的法律保障,60%的德国人选择通过租房而不是买房来解决自己的住房问题。在人均收入较高的德国,住房自有率仅为40%,租房率高达60%。德国政府从没有把房地产作为拉动GDP增长的产业来经营,而是把它视为社会福利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政府一向是采取行政、法律和市场相结合的手段调控房地产、抑制高房价、遏制房租上涨。

图片 2

(本报柏林6月4日电 本报驻柏林记者 柴野)

▲前5个是纽约5大区,Staten Island因为去城里要做半小时轮渡,所以房价比较便宜,房屋自有率稍高,其他区的房屋自有率低到不忍心看

图源:Reason.com

而在过去20年间,纽约房价涨了40%,工资仅上涨15%。与此同时,纽约仍在吸引全世界的富豪和平民涌入,房租连涨不是梦。

2007年爆款美剧《绯闻女孩》中,过气歌手兼单亲爸爸靠几场小演出的收入就能在布鲁克林租房,还能把两个小孩送到顶级私校和富豪谈恋爱,在现实生活里几乎不可能发生。中产家庭委身在小而贵的房子里才是生活常态。

图片 3图片 4

▲如果没记错的话,男主一家人在布鲁克林住的是大三居,目前布鲁克林一室一厅月租至少在3000美元以上。用现在的眼光看,能在布鲁克林住这么大房子的人,确实有钱去追曼哈顿白富美

图源:Gossip Girl Wiki - Fandom

1998年开播《欲望都市》反倒更符合现实:像律师、公关公司老板、畅销书作家等不用养娃的单身顶薪族,才有可能在纽约买楼、住美美的单身公寓。

图片 5

▲Carrie租的小屋,现实中很可能是三口之家梦寐以求的房间

图源:The Decorista

租房政策

纽约有217万套可租公寓,其中48%是福利房,8%是政府建的公共住宅,8%是政府补贴房,剩下36%是市价房。

早期,纽约有两套租房政策:租金管控(rent-control)和租金稳定(rent-stablized)。

租金管控的房子全市大概有4万套。只要是1971年7月1日前入住租金管控公寓的租户,就能以极低廉的租金一直续租。租户去世后,这项权利可以转移给配偶和子女继承。租金管控的房子虽然不会再增加,但已形成利益固化,无法惠及新移民。

租金稳定,一般是针对1974年以前建造的、有至少6个房间,且月租低于2500美元的建筑(以下称稳租房)。全市稳租房约100万套,租金涨幅受政府控制,每年涨幅很小甚至不涨。

然而,由于地税、物业费和房屋维护成本增加,很多房东不堪重负。资本集团趁机低价购入大量稳租房,重新装修后提高租金,只要超过2500美元就能脱离管控、和市价接轨。除了重新装修,有的公司甚至通过逼迁来赶走走租户,这样拆老楼盖新楼,转卖又能大赚一笔。在资本看来,稳租房盈利空间堪比金矿。

图片 6

▲华人街有很多稳租房,里面住的大多是65岁以上的老人,不懂英文,更不要说保护自己的稳租房不被投机客盯上

图源:Explorizers

两项老政策接连失灵后,市政府始建公共住宅,低价卖给低收入人群,但效果不好。先是政府开支过大,财政不堪重负。其次是社区配套设施差、治安也不好(税收少养不起警察),居民很难获得优质的工作机会。

图片 7

▲公共住宅Campos Plaza 2建好不久,安全预算告急,很快电梯没人维修、油漆剥落、租客开始习惯听到邻居枪掉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图源:纽约每日新闻

行政干预连连失效。1974年,纽约市政府不盖楼了,这回轮到国家给低收入群体发租房券。符合资格者只需用年收入的30%交租,剩余房租用租房券支付即可,最高优惠为2000美元/月。

这项政策还算管用,低收入群体租房压力稍减。但纽约房租实在太高,中产阶级年收入的30%也交不了房租,怎么办?

接着试呗,连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都信誓旦旦的保证,为了城市的未来、经济发展和社会公平,纽约必须对权贵、中产和低技能者都有同样的吸引力。

后来,市政府又尝试了80/20计划和低收入房屋税务减免计划等等。这两种方案内容相似,即通过税收减免等优惠,让开发商把部分房屋低价卖给低收入群体和中产,由抽签决定哪个家庭能获得购买权。

目前,这些政策带来的房屋供应只是毛毛雨,远远追不上日益增长的城市人口。市长白思豪的平价房屋建造计划还在推进、纽约中产阶级的租房压力仍未消失。毕竟,只要失业或提租,他们就要和这座魅力都市说再见了。

租房过程

美国没有小区的概念,一幢公寓盖好之后,由物业公司负责维护和出租,所以租房子找每栋楼的物业问就可以。

纽约新移民多,人生地不熟,通过中介找房能快速找到复合条件的房子,中介费大概是月租的8-15%。

一般来说,房东会希望租客年收入在月租的40倍以上,收入越高涨租的空间就越大。

如果达不到这个水平,那么就需要找个年收入在月租80倍以上的保证人。

很多收入不够高的纽约客,无可避免的要找室友,否则会付不起房租。

图片 8

▲老友记

图源:teleprograma.diezminutos.es

柏林:租房天堂?不,不再是了

租房环境

在德国,只有约50.4%的家庭居住在自有住房中(低于欧盟60%的住房自有率水平),49.6%的家庭租房居住,其中45.4%的家庭租住私人租赁住房,4.2%租住政府或社会住房管理机构提供的社会租赁房。根据柏林洪堡大学2017年做的调查,超过4成租房族房租占收入比高于30%。

柏林和德国其他大城市一样,曾经是租房天堂兼人类城市完美样本:经济稳健、人口素质高、生活成本低、社区活力足。

由于老龄化和少子化影响,房屋市场一度供过于求。为减轻财政压力,市政府纷纷把公共住宅打折抛售。1990年全国还有287万户平价公共住宅,卖到2016年,全国只剩下124万户公共住宅。

图片 9

▲德国公共住宅

图源:Pinterest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德国租房率高达60% 政府出新法限制房租上涨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